K歌配合仲裁 化身行为艺术

发布时间:2020-06-07 | 作者: | 来源:http://www.527msc.com/info_55799.html

K歌配合仲裁 化身行为艺术

K歌配合仲裁 化身行为艺术 解决争议——Jack Tan的表演作品《K歌法庭》是一个仲裁程序,藉唱K的方式解决争议。图为在新加坡时的演出。(Jack Tan提供)K歌配合仲裁 化身行为艺术 组成陪审团——由观众组成的陪审团正在投票选出胜方,图为《K歌法庭》新加坡版。(Jack Tan提供)K歌配合仲裁 化身行为艺术 K歌配合仲裁 化身行为艺术

K歌通常只是都市人的日常消遣,新加坡艺术家Jack Tan(陈捷棋)将K歌与法庭仲裁结合,变成了一项行为艺术。参与式剧场《K歌法庭》中,「法庭」邀请参与者自选歌曲排练并表演,藉唱K的方式解决纷争,最后由观众作为「陪审团」投票决定哪方胜诉,今天来到香港演出,一场仲裁将展开。

剧场导演Jack读法律出身,受训成为律师,曾任职关注公民权利的非政府组织;后来转为专门从事艺术,如此的选择若放在香港的环境下,或许会觉得不可思议。Jack在如此背景下创作的行为艺术、雕塑、影像等,会运用法律、社会规範及习俗作为灵感,突显主导人类行为的规则。

迷上陶瓷律师转行搞艺术

辞职的决定与他的另一爱好——陶艺,不无关係。在律师事务所工作时,Jack每周去一次事务所附近的艺术中心学陶艺。第一堂陶艺课是学如何用网球大小的黏土製作一个陶罐,黏土和手指的互动让他着迷,最终更决定辞职,重新学习并取得陶瓷学学位(ceramics degree)。

《K歌法庭》灵感,来源于Jack在英国赫尔大学攻读法学士第一年的法律课程,某次讲座提及因纽特人会以歌唱来解决双方的争端。「我认识到法律是一种社会、历史现象。」在法律专业学习的同时,Jack突然醒悟「是社会创造了法律,反过来法律也建构了社会」,法律对社会中权力、资源等之间关係有感知,应如何处理分配?都成为《K歌法庭》创作的契机。

虽然法律可以用于艺术创作,但Jack强调应该明白创作过程就像雕塑、黏土一样,都存在局限。「仲裁,它具有一个相对固化的结构(就像香港的仲裁法例定义了有效仲裁的特徵),但又包含任何你能够想到的事物。所以作为艺术媒介的仲裁,外在看似僵化,内在却有很强的可塑性。」

创作如黏土存有局限

《K歌法庭》是一个开放式剧场,如何选择参与者?Jack说最主要的标準是「他们不能是专业演员」。「因为这是真实发生的仲裁,所有当事人(litigants)都签订了具有约束力的契约(binding contract),如果只是『演』出来的,现场观众能立刻感觉到;如果争论过程破坏了仲裁的公正性,『法官』有权和义务裁定仲裁(节目的该部分)无效。」

观众亦作「陪审员」参与其中

剧场裏不止有表演者,现场观众也会作为「陪审员」参与其中。这场演出是一个「艺术作品和法律」的混合产物,所以Jack指每个参与者都有双重角色:观众和陪审团、歌手和当事人、主持人和法官、製作人和律师、舞台监督和法庭书记。这样高互动性迄今未试过「节外生枝」,没有人试图干预或者上台。

《K歌法庭》曾在英国、新加坡、中国等国家演出,并因应不同城市改变语言和歌曲类型。「因为不同的文化记忆中有不同的流行音乐,这些歌曲也有不同的社交目的。」Jack续说:「每个国家的唱K文化也不同。在新加坡和香港,通常是和朋友到专门唱K的地方,有一个私密的房间;英国更多的是一些特别的Karaoke Night,在例如酒吧等公共空间唱。」歌曲文化和解决争执的态度,都会影响《K歌法庭》中歌曲的选择和辩论的内容。

《K歌法庭》试图创造新的艺术形式,亦尝试创造新的法律範式。但导演本人也很矛盾,在其他访问中Jack曾提到:「因为艺术与法律之间的关係并不直接。法律具有美学的层面,可以通过这种层面创造美观的作品,但这些美学层面的影响力并非因果关係,必须以其他方式和标準来证明。因此,无法透过艺术来改进或『修复』法律,因为『修复』是一种因果关係。在艺术工具化被用于创造社会利益的那一刻,它也不再是开放式的了。」Jack不给自己设限,「演出中,我没有一定要表达或传递的关键词,如果那样,我也许应该选择市场或公关作为职业」。对于艺术家来说,法庭上就像在日常生活中——都是一直在努力平衡我们的头脑和心灵。

■K歌法庭

日期:2月8日(今日)晚上7:00至8:30

地点:大馆洗衣场石阶票价:免费

查询

文:彭月编辑:邝泳岚

电邮:culture@mingpao.com